流星のキズナ

(脑洞)假如魔道众人一起玩狼人杀

玩家

1号:魏无羡

2号:蓝忘机

3号:金光瑶

4号:江澄

5号:蓝曦臣

6号:温宁

7号:晓星尘

8号:薛洋

9号:阿箐

10号:宋岚

11号:江厌离

12号:聂怀桑

ps:游戏均为羡羡视觉,即羡羡是好人身份时可知道羡羡一人身份,羡羡为狼人则知道全体狼人阵营。

 

01

 

【第一局:预女猎守】

【玩家分别为四张狼人牌和八张好人牌,狼人阵营为三张普通狼人和一张狼王,好人则为预言家、女巫、守卫、猎人和四张普通村民牌。狼人获胜需全部神民或全部平民出局,好人获胜则需要全部狼人出局。】

 

“天黑请闭眼,女巫请睁眼。”

 

听到耳中传来了冰冷的系统音,魏无羡缓缓睁开双眼。

 

随即他看见12号聂怀桑椅背上小小的指示灯轻微亮起。

 

“今晚被袭击的是TA,请问是否解救?是否使用毒药?”

 

在系统询问是否开药解救时,魏无羡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用手势告知了决定开药的讯后随着“女巫请闭眼”的指示重新戴上了眼罩。

 

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运气了。

 

被强行献舍也就算了,毕竟突然得来的命不活白不活,可是现在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个并未来过的空间,脑子里还被灌输了这种名为“狼人杀”的游戏的玩法和规则,必须和其他几个被选中的“幸运儿”一起完成十局游戏,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不过师姐在这个空间里复活了倒是件好事,就连温宁都恢复了人类的模样……想到大家刚清醒过来时忙着认亲的两眼泪汪汪的样子,魏无羡也难免带上了几分欣喜。

 

而此时,他们在进行第一场游戏。

 

魏无羡还在胡思乱想,系统音却已经提醒了众位玩家天亮。他方一睁眼,就听见系统宣布警长竞选。

 

嗯……不皮还能叫魏无羡?他嘿嘿一笑,选择了上警。

 

“1号、2号、4号、6号、9号、12号参与竞选。从4号开始发言。”

 

第一个发言的是江澄,他的目光先是停留在了魏无羡身上一下,又随即说道:“说真的,如果我是个女巫牌吃了首刀,我一定想直接泼了这张1。只可惜我不是,是也没吃刀。”

 

魏无羡:“……”

 

这是打击报复还是怀着一定要消灭死给的决心啊……

 

“1号在我这里真的不做好。”江澄面无表情地一板一眼继续道,“看完身份就嬉皮笑脸的,看着像又要耍什么花样。另外我觉得不好的是6号。温宁你怎么这么紧张?如果是拿了好人牌,不会这样吧。反正这两个人要是跳预言家我都不信。4号前置位发言也没有什么好盘的,先过了。”

 

魏无羡:“……”

 

点他和温宁,他几乎可以肯定江澄一定格外留意了他们两个的表情和状态。估计发言稍微不好一点就被打成定狼那种。

 

下一个,恰巧就是温宁发言。

 

只不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小子居然真的顶着前置位江澄给的压力起了跳。

 

尽管状态并不是很好。

 

他整个脸都发白了,紧张得嘴唇都在打哆嗦。

 

“我、我是预言家,2号金水。之、之所以验2是……是我觉得会很难通过面部表情和状态等讯息确定2的身份。”

 

魏无羡在这时忍不住有点想笑。

 

通过抿卦象来判断蓝湛的身份……是挺困难。

 

“警、警徽流4、7顺验。验4是因为我……我觉得他发言不好。”

 

看见江澄随着“他发言不好”这几个字有些冰冷的目光,温宁整个人更加惊慌了,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他、他说自己是女巫要泼1,预言家可以验人,能知道1是不是狼,为什么江公子偏偏、偏偏假设了自己是女巫的情况而不是预言家……真女巫应该不会首置位这样发言,有可能会悍跳女巫。所以我想验验他。然后警下验一个7……验7收益是最大的,有查杀自然最好,但要是4、7都能验到而且是金水,3、5自动进坑……”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似乎再也说不下去了,匆匆以一个“我真的是预言家,请相信我”结束了发言。

 

“8先出局,6跟着排队走好吧?”下一个发言的9号阿箐咄咄逼人地开了口,“8查杀,警徽流2、11。验8是奔着查杀去验的,我不想给他游戏体验。结果还真是头狼。”

 

魏无羡在这时看了一眼8号薛洋。

 

却见他只是一摊手,似乎默默接受了自己会接到阿箐查杀这件事。

 

而阿箐显然也对薛洋这表情很满意,接着分析了下去。

 

“先验2,2的身份可以定义格局。6一个前置位发言的悍跳狼敢给没发言的牌发金水,要么是警上多狼,他那个位置发警下金水没力度又不敢随意给好人查杀,而警上给好人发金水发查杀都容易出事,才把金水发到了狼队友头上;要么是警下多狼或警上警下两狼的格局,金水发到预言家头上的概率不大,索性为了博力度放开发金水。至于11号,在6、8两头定狼的情况下,7号可以暂放,那警下的3、5、10、11自动进坑。查11的话能更好地定义10、12的身份。9号是预言家,强势要警徽。”

 

阿箐这一通分析,瞬间把蓝忘机打上了焦点位,以至于魏无羡有些心疼地看了他一眼。

 

虽然他还没太分清温宁和阿箐到底谁是预言家。

 

连着两个人跳了预言家,下一个发言的聂怀桑看起来的样子似乎也不比魏无羡清楚多少。

 

“6、9对跳预言家,一个发警上金水一个发警下查杀,两人都有力度,也都放不下手……”

 

聂怀桑苦恼地抓了一把头发。

 

“我觉得6拿4假设自己是女巫而不是预言家来说4不好,还把他放进第一警徽流是有问题的。毕竟4对1的印象……嗯怎么说呢,好像不太好。比起让他吃验更想毒掉也说得通吧……但是6的状态……我有点不太相信他敢起跳啊……况且9对和自己眼中的悍跳狼互打的4也没有定义。12是好人牌,暂时不站边。先过了吧。”

 

最终聂怀桑只得到了一个结论。

 

他真的不知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魏无羡却觉得这张自己的银水牌有点奇怪。

 

聂怀桑口口声声盘着双边逻辑说自己不知道怎么站边,可是他盘温宁的狼面的时候花费了大量发言时间,而盘阿箐的时候却只是草草地说温宁不一定敢起来悍跳而且阿箐没聊4号。

 

但他也摸不清聂怀桑的状态,不敢妄下定论……

 

拿到一张能否站对边对输赢有较大作用的女巫牌的魏无羡顿时压力山大。

 

“1号玩家请发言。”

 

直到这一刻,系统音才提醒了魏无羡该他发言了。魏无羡也只好清了清嗓子,无奈地说道:“说实话,6号起跳了谁是预言家真的不好说。因为温宁这样子,说他不可能敢起跳说得通,说狼队在打反逻辑也说得通。不过嘛——”

 

他嘿嘿一笑,双瞳直接落到了蓝忘机身上。

 

“6给2发了金水,感情上我是愿意站6的。”

 

最后这一句当然是皮。

 

其他玩家:“……”

 

这都不忘发狗粮吗?这很忘羡。

 

蓝忘机:可爱,想天天……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