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のキズナ

【云亮】只有我不在的城市(一)

#幼年架空向,有重生梗
#涉及家庭暴力
#剧情中有刀!有刀有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但我保证是he


(一)

想起庄周梦蝶这四个字,赵云总觉得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

原因不为其它,只是因为,正如那位伟大的古代圣人不知道那作为蝴蝶翩翩飞舞的日子究竟是梦境,抑或是现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在梦中过完了十多年的人生。

不然,他又怎么会在高考后那个难得闲下来的午后打算小憩时,醒过来却看见自己变成了六岁时的模样。

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不论赵云怎样掐自己的脸,亦或是拿凉水冲澡直到被妈妈喊着你疯了吗抢过花洒都无法再次清醒过来 。以至于他不得不在最后很佛性地自我安慰说既来之则安之,接受了自己必须重新长大一次这个设定。

至少比某个只有身体变小时间却没有改变,只好暂时消失的伪小学生好不是吗?

这么一想,他竟也轻松了很多。

而且,这重生还是很有好处的,比如……

刷刷地写着数学作业的赵云还是第一次觉得学习还可以这么爽。对于他这个刚刚经历了人生的知识最高峰的人来说,一年级的作业简直是余裕余裕!

此时正是六月,小学刚刚放了暑假,只不过,偏偏很不巧地,竟连续下了两天大雨,到处都湿漉漉,阴沉沉的。就连那些平常总喜欢外面疯玩的孩子们都消失了踪迹。几乎是飞快地写完了一页练习册,署上了日期后,赵云正准备咬咬牙去写他更觉得无聊的语文习字,却突然听见了妈妈叫他给爸爸把忘在家里的手机送到单位的请求。

接过手机的那一刻,赵云竟微微有些发愣。

有些记忆,在大脑深处涌出……

“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不然我会被骂死的!”身上沾着些泥水的他向对面的人伸出了手,“我叫赵云,你叫什么名字啊?”

“诸……诸葛亮……”对方在他伸手的那一瞬间却是退了几步,但很快又往前走了些,小声道……

赵云第一次见到诸葛亮,是在一个下着雨的午后。刚刚满七岁的他正是贪玩的时候,举着一把小伞一个人在雨中跑着跳着,竟一不小心弄丢了爸爸的手机,手足无措地哭泣了起来,直到一个轻轻的声音响起:“你……你怎么了?”

得知赵云弄丢的在那个时代显得十分贵重的手机,那孩子神色凛了凛,只说了一句跟我来,就拉着赵云跑到了附近的派出所。没想到,居然真的发现那部被他在嘴边挂了一路的手机放在派出所的失物招领处。

而那一幕,正是向那位警察叔叔告别之后。

诸葛亮……吗?赵云一边小心翼翼地关上家门撑起伞,一边想到。

对于这个人的印象,可以说是深刻,但也可以说并非如此。他们虽然住得很近,而且还在同一所学校,但并没有什么交集,不过打过几次照面而已。那孩子好像一直是孤单一个人的样子,至少在赵云的记忆里,没看见他和哪个朋友走在一起过。但说没有印象,他又始终忘不了那令他疑惑的一天。

对那天的记忆,赵云大抵停留在他在清晨被一阵笛声吵醒。可能是警笛声,也可能是消防车或者急救车这样类似的声音,印象已经不清晰了。但是在那之后,诸葛亮的家里却再也没有住过人,即使他问妈妈,也没有得到过一个准确的答复。

那个时候到底是怎么了呢?这么一想,疑惑也重新回到了他的心头。

也许,这次可以一探究竟吧。

这样想着,赵云小心翼翼地走在前往父亲公司的路上,路过了花坛附近的大水坑时,想到自己就是在这里忘了妈妈的任务玩起了水才丢了手机,不由得皱了眉。

是在这里的话,难道……

赵云四下一看,果然有了发现。

一个明明应该和他一样的年龄,却瘦小得好像要比他小一些的孩子坐在花坛边的长椅上,衣服有些湿了,身边也没有看到任何雨具。虽然那张脸已经在时间下模糊了,但赵云还是记得,这孩子就是诸葛亮。

这么一说,那个时候的自己只顾着着急丢了手机的事情,好像完全没注意到那男孩身上的水滴。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