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のキズナ

祭:

#绑专戏 @江。
#做梦都想樊祯系列
#戏丑


──君令所至,臣便出鞘


“阿飞……”
那人的语气从未有过的颤抖,充斥着不可置信,轻阖双眸,握剑的手只颤抖一瞬,复又用力紧握,再睁眼,剑已往那人的胸前又近了一分,下一刻便可刺破衣袍触碰到那人的肌肤
“信我,你可曾悔?”
那人似乎笑了下,仰首粲然温言道
“古言有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像是小潘子、包卿还有展护卫之属,朕愿意去相信。若真是用人三分疑,可是会寒了贤士的心。朕想要实现的四海清平,国祚绵长…也是要解开君权与臣权的死结,怎能充斥君臣相疑。所以,阿飞,朕从不疑你”
一字一句,字正腔圆,并无不妥,却字字砸向心房,只觉胸口那处闷痛异常,轻舔唇瓣须臾开口
“你是个好皇帝”
剑已刺破人的衣袍,亦刺破那人的胸口
“可如今阿飞会将剑指向朕,说明朕已经不是一个好皇帝”
那人的笑容不变,若是忽略嘴角那一抹红,一切犹如往日的沉稳


─最是无情帝王家,一切都是笼络人心的手段罢


手一顿,脑海中适时的想起『那人』的话语,垂眉敛眸,下一刻,抬脚往前一步,剑穿透那人的胸口,抽剑单膝跪地伸手将快要倒下的人抱住,见那人动了动唇,俯身凑近,只一瞬,胸口的刺痛被无限放大,染了血的剑从手中掉落
他说,阿飞,朕以将巡逻侍卫调走…你…快些走…
我们只是,立场不同…


梦中惊醒,抬手抓着胸前的衣袍轻喘,抬眸见远处的小潘子走来,稳了身形与他随意攀谈
“皇上昨晚睡了么”
“睡了,两个时辰”
见他一副无奈的模样,也无声轻叹,每每太后批过的奏折,陛下总会等太后睡下后再偷偷看上一遍……
待小潘子进去后,又再门外守卫片刻,才进入
只是梦一场罢…
“还有时间讲我坏话?早朝该迟了”
缓步进入,便听到两人在谈论自己,无奈出声打断,未了,见了陛下发型,忍了忍没将剑抽出
“不用紧张,简单的马尾便好”
“反正上朝时母后才是中心,没有大臣会注意到朕的…”
说话间那人已用发带随意将长发束起,蹙眉,将束发冠戴在人头上,在那人惊愕间,开口
“给我记住了”
“樊鹏飞只认一个主人,大宋只认一个君主”
“就是你,白痴皇帝”


──即便立场不同又如何

评论(1)

热度(12)

  1. 流星のキズナ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