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のキズナ

占tag很抱歉qwq
来自一个因为签了约无法在别的地方发长篇的写手不负责任的文宣qwq
差不多就是
女主是展昭的后代,而且还是一个猫鼠党,然后有一天穿越到了宋朝,于是各种放飞自我各种搞事撮合两个人当助攻qwq
如果有愿意抱走的同学,有晋江app的可以搜索文名穿回宋朝搞点事儿或者作者莲喵子
没有的可以点击以下地址qwq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182059

顺便点一下章节下面那收藏两个字呗w

祭:

#绑专戏 @江。
#做梦都想樊祯系列
#戏丑


──君令所至,臣便出鞘


“阿飞……”
那人的语气从未有过的颤抖,充斥着不可置信,轻阖双眸,握剑的手只颤抖一瞬,复又用力紧握,再睁眼,剑已往那人的胸前又近了一分,下一刻便可刺破衣袍触碰到那人的肌肤
“信我,你可曾悔?”
那人似乎笑了下,仰首粲然温言道
“古言有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像是小潘子、包卿还有展护卫之属,朕愿意去相信。若真是用人三分疑,可是会寒了贤士的心。朕想要实现的四海清平,国祚绵长…也是要解开君权与臣权的死结,怎能充斥君臣相疑。所以,阿飞,朕从不疑你”
一字一句,字正腔圆,并无不妥,却字字砸向心房,只觉胸口那处闷痛异常,轻舔唇瓣须臾开口
“你是个好皇帝”
剑已刺破人的衣袍,亦刺破那人的胸口
“可如今阿飞会将剑指向朕,说明朕已经不是一个好皇帝”
那人的笑容不变,若是忽略嘴角那一抹红,一切犹如往日的沉稳


─最是无情帝王家,一切都是笼络人心的手段罢


手一顿,脑海中适时的想起『那人』的话语,垂眉敛眸,下一刻,抬脚往前一步,剑穿透那人的胸口,抽剑单膝跪地伸手将快要倒下的人抱住,见那人动了动唇,俯身凑近,只一瞬,胸口的刺痛被无限放大,染了血的剑从手中掉落
他说,阿飞,朕以将巡逻侍卫调走…你…快些走…
我们只是,立场不同…


梦中惊醒,抬手抓着胸前的衣袍轻喘,抬眸见远处的小潘子走来,稳了身形与他随意攀谈
“皇上昨晚睡了么”
“睡了,两个时辰”
见他一副无奈的模样,也无声轻叹,每每太后批过的奏折,陛下总会等太后睡下后再偷偷看上一遍……
待小潘子进去后,又再门外守卫片刻,才进入
只是梦一场罢…
“还有时间讲我坏话?早朝该迟了”
缓步进入,便听到两人在谈论自己,无奈出声打断,未了,见了陛下发型,忍了忍没将剑抽出
“不用紧张,简单的马尾便好”
“反正上朝时母后才是中心,没有大臣会注意到朕的…”
说话间那人已用发带随意将长发束起,蹙眉,将束发冠戴在人头上,在那人惊愕间,开口
“给我记住了”
“樊鹏飞只认一个主人,大宋只认一个君主”
“就是你,白痴皇帝”


──即便立场不同又如何

每次看到这个玻璃渣………都觉得能被虐几百遍

黄芦苦竹:

包拯:我早就看出来了!江先生,我站你和庞籍!

江子云:???其实你只是想针对醇之吧!




接下来是个脑洞,不要当真

如果当年寇准真的亲自去教小赵祯了,那么画风会不会变成这样——

寇准:太子殿下,我们今天来学《诗经》

赵祯:哦哦哦(●—●)

寇准:(念了一遍蒹葭)太子殿下知道这首诗想表达什么意思么?

赵祯:呃……(听起来很厉害但这里面难道有什么高深的立意吗?我得好好想想)

寇准:意思就是……殿下以后可以用这首诗去      勾搭   吸引小姑娘,要和小姑娘好好相处呀XDDD相信我,很有用的!(σ′▽‵)′▽‵)σ

赵祯:老师你不要以为用删除线划掉了那个词我就看不见了(=_=)

————————————

寇准:殿下看书看累了吧?要不要出去活动一下?

赵祯:(虽然不知道他又想干什么但还是出去活动一下吧不然会长不高的)好吧。

寇准:来来来殿下先换件衣服。

赵祯:!!!(穿上这个会显得更像女孩子吧!)这个看起来好像不怎么方便活动啊,呵呵。

寇准:(等下他刚才是说了呵呵吧?是跟子云学的吗!!?)殿下,我们要学的是“舞术”而非“武术”……

[总之赵祯还是换了衣服]

[然后在一种眼神死的状态下跟着寇准跳了一下午的拓枝舞]

      不我们还是要相信寇相的人品和责任心对不对  


 

【话外音】

旁观了一切的江子云:呵呵,老师你祸害完我还不够,还想带坏太子殿下,大宋药丸啊……





qwqlo这边刚看到 阿里扎多!

内脏破裂:

给灵芝的生贺!

总之色感稍微回来一点了


然后发推的时候用了下谷歌翻译……意外发现………………

妈的这翻译浪漫而且正确啊!!!结合上下文可不就是这个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分钟失忆:

这里的设定是医生记得每一个周目的事,但是这一天,开启了新周目的医生,懵逼了

医生:喵喵喵?

呜哇我也想要医生的膝枕

内脏破裂:

貌似全世界只有我发图的时候也是用文字……

今天开始改用图片吧